2017过去了,可能写在农历年前后左右。

196 views

其实每年写年终都稍稍有一些沮丧,因为总是提笔忘字,到处搜呀看的,这种瞎找灵感的行为,其实就是一个人没货,临时抱佛脚的尴尬表现,羡慕那种可以一气呵成的人,常常可以享受猛烈的欢喜吧。不过,你常安慰自己,不要着急,没人关心,我们既然避开了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袭来。说起年终,每年都会在豆瓣上看到很多认真可爱的人写总结,像看到那个博客时代的海市蜃楼,有的人年轻,有的人热烈,有的人沉重,有的人骄傲,有的人平静如水,有的人成竹在胸,在那个颇有仪式感的时刻,虽然颇受大家丰满富足的一年的打击,但会让你觉得你不是一个人。不过我倒是对豆瓣AI颇有微词,现在的人工智能推荐,只根据几个点击和浏览时长坚定地认为自己看出了端倪,那段时间满屏的总结排山倒海地扑面而来,火锅吃多了也想吐呐。人类试图了解自己很好,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这一代等不到那个时候吧,可能还是要孤独一辈子的。

然而孤独不孤独这件事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以前总是看那些老板啊,领导啊说自己是孤独的,会不屑一顾,不就是每天分配分配任务然后就可以翘起二郎腿喝茶看报了嘛。如今也会听到些窃窃私语评价你现在也是这样,苦笑,风水轮流转山水有相逢天道好轮回。啊,上班真是一种剥夺了人的独处却又不提供陪伴的苦行啊,去喧嚣,去浮躁,去斗争,去胡搞,最后完蛋操,好生羡慕另外一个平行世界里那么一个潇洒的你。其实倒也好,默默做事情的时候,也拥有了一寸难得的黑暗和寂静,犯了错也没人知道,总也比得过逢人就说多辛苦多悲情好点。毕竟这些年通过卖命糊了口,也就不需要祥林嫂似的叨逼叨。人给予人平白无故的理解是很难的,放弃一些无所谓的胜利吧,把自己的小聪明用在别人身上算是一种浪费。相互不理解终归是人生常态,是因为起了冲突,因为冲突的无处不在才显得理解弥足珍贵。例如当今社会里充满了”价值观的冲突”,动和静的冲突,有序和无序的冲突,得失心和无所求的冲突等等。今年让我印象很深的一个细节冲突是,公司茶水间里因为有人不断制造垃圾不收拾垃圾,多次提醒无果转变成专门安装了监控摄像头监控一切,当时很吃惊,想起1984里的老大哥,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行为立竿见影,但是引起了其他新的冲突,比如不知情的其他人会怎么想这家公司?现在回味这件事情抛开正确与否,也算是价值观冲突的一种吧,人活着需要一种安全感,缺乏安全感的人会试图制定规则来统一价值观,以便安抚内心的焦虑,这一点在各个公司的规章制度里暴露无遗。 但是恰恰是这种控制欲,让自己控制着一切的同时也被一切控制着,最后变成一种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回以凝视” 的状态。

然而,你肯定会嘲笑我,整天想那么多没用的事情干嘛,年轻人不提高提高觉悟,尽想些没用的事情给国家添麻烦。那倒是想问问什么才是有用的事情呢?世俗上的有用大概是赚到比别人更多的钱,然后让别人知道。呃,这种有用,又未免太无趣。我知道这么想虚伪,嫉妒,恶毒,让人看不起,强行装逼,假装清高。钱不好么,世界相对而言最公平的度量标准了,是一切上层建筑的基础,有了它还能减少单位面积里傻逼的密度,甚至能让肉眼范围内看到的傻逼只有自己,清静。但有些事物没有价格,一样很迷人,这一年我应该是做了些离技术精进,或者说离钱很远的事情,比如买了觉得一辈子一定要拥有的PS游戏机,在吉他英雄里认认真真地摆着造型,开心,虽然并没有沉迷其中,但是那一刻带来的中二满足感,大概未来想起来眼睛都是光吧。还有更加体味了下厨房的林林总总,下厨房的事情很奇妙的,放一些音乐,刀锋降落,毫无阻碍的切开一切,无论刀下是复杂,是坚硬,是柔韧,是脆弱,通通解决。想到很多的压力,如果都能找到那把刀就好了,哼,砍砍砍! 另外我也觉得,当食材变得成熟好吃的时候,正是新鲜感褪去的时候,然而现实中,很多事情上大家一味追求鲜血淋漓的刺激感,永远在新鲜褪去平淡陆续登场前全身而退,没激情了,就离开了,我不敢说这是错的,但人性的残酷让人瑟瑟发抖。而现在的你,似乎可以在这种滋啦滋啦的烹饪环境里找到片刻宁静,不知道这会不会和年龄有关,想起法国的政治家有说过一句话:

一个人在二十岁时如果不是激进派,那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假如他到了三十岁还是个激进派,那他也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王小波说这样理解他的话:

一味地勇猛精进,不见得就有造就;相反,在平淡中冷静思索,倒更能解决问题

嗯,你就更差了,因为没有勇猛精进过,所以完全谈不上有什么造就,而且还在平淡中不假思索,所以也根本不会解决问题。只知道平平淡淡的,把菜切好,把蒜爆香,一把菜倒进锅里,时间就噼里啪啦地度过了,留下一点点食指大动的香味。

17年读书的时候会有意避开哲学类目,狭隘地以为,哲学本子里的大道理都是架空在虚无上,不美,还有一点点投机取巧,他们只是利用了人们带着结论找证据的天性,所以哲学家给出大量貌似生活的正确答案,管生不管养,让大多数人自取,像自助餐。但科学这一门就不同,很奇妙的是,恰恰是那种天马行空,像基因变异一样会产生暂时的奇迹和真理,质能方程式,日心说,地心引力,这些都是先有猜测再推敲归纳证明的。可能哲学的大门我还没摸到,生命里有被点化的机会也许都被我的无知错过掉了,造成现在的精神错乱,一个人不能成为一支队伍,而是有很多个我,组成了一支没有坚定信仰,无序又有点失控的涣散之师。我想,就这样不要变也好,那么别人的生命里就可以出现过一个奇怪又不讨人厌的人,万一这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2017已经过去了,好像都没有认真记录下这一年所作所为,不知道是记忆力变得差了,还是生活更加不值一提了,或者是不想和那些像批发出来的总结变成一路货色呢? 年末的最后几天看了末路狂花,片子很老,但我很喜欢那种如果走投无路,那就奔向自由的洒脱和无畏。2017就这样过去了,这样提到过去的一年,大伙儿都会带有一点感慨的语调,不管每个人的2017年是惊心动魄还是平淡无奇,但此时此刻它就这么冷漠的过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