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假熬夜

935 views

开始试着用手机写blog,意外发现wordpress的app能看到很多还在用wp写blog的陌生人,我突然就想起最爱的imagine那句 You may say that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  。  好像小开心都藏在新的尝试里,不过总觉得,如果寻找快乐的过程是痛苦孤独等负面的,那意义在哪?

长假前,也不知道在哪突然就下了一本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这是一本不那么快乐的小说,但是相比前段时间读人人都说有趣的《比我老的老头》,要少花很多时间,有时候并不是有趣,幽默更能取悦别人。在讨厌人类这件事情上,很多小说的反面人设只是剧情需要,其实最后都会暗藏希冀。但这次我真的认为太宰治是非常认真,发自肺腑的讨厌人类,一丝不苟地诠释着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这种横亘在整篇小说的价值观又有几人能做到,我很佩服。一开始我很多次跟着太宰治放大那些成人世界里的矫情,强烈的共鸣着,但跟着走到最后彻底的自我放逐,我不认可,中二病不能放弃治疗,大概是我怕死的缘故。显然太宰治是不怕死的,自杀那么多次,努力了,总有一次能成功,你做到了你一直想做的事情,那一刻应该才是开心的呵,看过你的简介,我觉得作为胆小鬼,你去死是最不怕的幸福了,而作为懦夫的我们,恐怕永远都是懦夫了。 后来我又看了你的斜阳,维庸之妻等等,想起你说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袭来;想起你说相互轻蔑却又彼此来往,并一起自我作贱,这就是世上所谓朋友的真面目;想起你说人啊,明明一点儿也不了解对方,错看对方,却视彼此为独一无二,一生不解对方的真性情,待一方撒手西去,还要为其哭泣,念诵悼词。 我…… 哎。不管怎样,是暗暗认可,还是本能抗拒,这都说明太宰治的文字撩到了你。

不让自己讨厌自己很难,但是生而为人有个好处是,我们可以不自觉地双标呀。充满力量地讽刺文化,不经意地瞧不起看不上听不了一点点不公平,唾弃虚伪,憎恨谎言,嘲笑卑微,不满阶级,看不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对亲近的人刻薄等等,这些朴实的思路我认为没什么错,但是当自己这么做的时候,我们很容易找到借口原谅自己,比如这句,我有什么办法? 人类思维上的容错率如此之高,如果是一段代码,早就崩溃了呵呵呵。因为这么难,所以便有人歌颂着人生如此不如意,走下去的勇者可真让人敬佩啊,你看那个谁谁谁,逆境中镇定,腐朽中高远,纷杂中淡定,可拜上将军呢~~那个谁谁谁,我呸!

9.15号小飞机场出了一张新碟,火炭丽琪。啊P的中年危机来点有点早,开始听这张碟的时候,我猛然的意识到我这么摇滚的过去为什么特别喜欢他们的调调和歌词,是因为从初中开始,跟着他们出碟的节奏,那些歌词都可以概括对应的岁月里的每一件小事和心情,那时候还没有政治概入侵,纯粹。后来到了适婚的年龄,渐渐地开始爆菊,出现小三,抱怨成人世界的政治,这样的节奏,还在为回家是买机票还是火车票烦恼而奋斗的我跟不上呐。专辑里的人物活得有点赶,可能是香港太小根本不需要飞机和火车这2种交通工具,于是他们只好骂骂政府,斗斗老板,回忆回忆过去约炮的时光。我觉得出现这样的30岁中年危机有点可怕,我希望我的中年危机是另外一个样子,比如啥呢,到时候再说吧,我饿了。

国庆长假,又有同学结婚了,有些人没叫我,有些人叫了。当我拿着红包走进酒店的时候,新郎新娘好几拨,每个人脸上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妈蛋怎么还没完事的迷之微笑,我认出了一张确定认识的脸,有点意外还不知所措的握了个手,问到,呀,你伴郎? 我新郎!迷之微笑,尴尬微笑,落荒而逃…… 我在北京的时候就一直想换眼镜但是又懒,这种陋习带来的报应可真快。 后来居然临时被捉去当伴郎,一个穿着休闲缩脚裤配polo衫的伴郎,鼻梁上擦不干净的眼镜,左胸口的吊儿郎当的伴郎花,下体吊着休闲裤死活挡不住的束腰带。人类双标金句我有什么办法?我这样安慰自己,第二次了,事不过三,以后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当伴郎了。

长假熬夜,我很开心,因为可以熬夜说明没人管安静没打扰明天还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还完成了一篇畅快的日志,明天又可以睡到自然醒,这样都不爱熬夜的人我很同情。
最后,我还记得上一篇说,等下一次要带着好心情回来,好像事实并不是这样嘛。可见梦想终归还是要有的,不然怎么知道自己是个废物呐。

有人说我像火花里的男主,悲喜交加。。。他长这样: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2877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